张家港 [切换站点]
热门站点
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同城头条  >  街头巷尾  >  《香樟小人物》苏州明社·李振华:总有诗心酬日月
《香樟小人物》苏州明社·李振华:总有诗心酬日月
2022年07月28日 22:01   浏览:5548   来源:弘二


芳容未老文章老。
问闲时、清辞丽句,新来多少?
陆海潘江倾洒处,读着书香酽饱。
浑弃却、名忧利恼。
更看苍苍酬有道,赐天伦稳做家中宝。
爱不足,童孙小。

——《贺新郎 • 贺李振华先生古稀之庆》

微信图片_20220728215516.png


总有诗心酬日月


  文 | 弘二


今人大多是不愿字斟句酌,平仄对仗地去说或去写一些东西的,毕竟,现在终究不是一个“车马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”的年代,那样太费时间了。这是一个变化太快,心情和文字都来不及凝炼的年代,时光汹涌,红尘稠厚。由此,我想写写我的师父李振华先生。


真说起我的先生来,倒像《红楼梦》里那句话:“竟如乱麻一般,并没个头绪可作纲领。正寻思从哪一件事自哪一个人写起方妙”。香樟联盟陈力克会长叮嘱我,写先生只要突出一个“怪”字,这才让我醍醐灌顶,开示一般。

微信图片_20220728215525.jpg

先生字青萼,网名月明,在诗词的江湖里,亦有人称其月老、明公。先生的社会身份颇为简单:苏州明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,李家门(明社)掌门人。因为诗词造诣,成了我们一众诗词爱好者共同的老师,倡了一代港城的今之古风。


西汉《毛诗序》云: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,情动于中而形于言。”我和先生因诗词相识于2008年:一次偶然在网络上搜索,才知港城还有这么一群同声同气的人。尽管小众,却应验那句“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”。所以同好相近,来往自然亲切稠密起来。


先生以自己的字号汇诗词曲成集,曰《青萼集》。青萼典出何处,我没有和先生求证过。宋无名氏咏梅词《临江仙》有 “雪中寻不见,青萼辨奇才”名,可以作为注解。我还是喜欢我自已主观臆测,奇才,也就是怪才,这符合先生《七十虚度记之》“曾经槐市勤灯火,不管荆关失芷蘅”的自画像。




早于2000年前,先生便开始诗词曲赋的创作,并发表于有关网络平台。常年勤耕不辍,至今累至两千余篇,但当时并没有着意收集,多数失落。《青萼集》收集了728篇,按创作年份分五个篇章,分别命名为《含苞》《启瓣》《舒蕊》《驻颜》《研芳》。


《青萼集》收录的作品时间横跨2000年至2022年,体裁涵盖诗、词、曲、赋、古韵、歌行等,题材则包罗送别、羁旅、田园、咏物、写景、怀古等,亦有抒发亲情、友情、恋情、同学情、同事情、同乡情、爱国情的。诗友孟兰为《青萼集》题跋,称先生作品“功力深厚、体裁广泛、风格灵活多变”。


先生早年就读于江苏师范学院(苏州大学前身),攻读的却是数学专业,先后供职于塘市中学、市教育局教研室,为中学高级教师,职业生涯可谓教泽绵长,桃李芬芳。听先生说,无论是做学生,还是为人师授业解惑,数学都是他最精通的学科,也是他说起来最自豪的,但却也是我始终最为不解的方面。


品读其诗词作品,观花修竹、酌酒吟诗、郊游聚友、修身立德,字里行间无不包孕诗情画意、家国情怀,全然看不出一个数学系毕业、精于计算的理科生的影子。这个不解,我也只能归之于“怪”字。


微信图片_20220728215534.jpg


尝与先生小聚于路边酒馆,席间有人无意提及平行宇宙的话题,先生随手抄起沾有菜油的“菜单副本”,折叠卷曲后便演示起来,后又说到虫洞、暗物质,说到薛定谔的猫,说到了四维空间,再说到了SpaceX的星链计划……在书香银行的系列讲座里,他还讲过周易五行八卦,讲过风水堪舆,私底下还和我讲起了麻衣相法。


他不是一个讲起话来绘声绘色、穷形尽相的人,向来只是静静地、不假思索地娓娓道来。所以,他的选题也是无所不包。《驻颜》里就收录了《流星》《极光》《雾淞》《地震》《彗星》,不乏“尘拖三万里,光泄一千巡”“养气元神见,争光薄命终”此类佳句。如此之怪,源于“不务正业”,源于有那么一个杂学旁收的诗囊。先生自谦“书囊检点几多成”“遣兴当存李贺囊”。李贺人称“诗鬼”,我倒想给先生按上一个“诗怪”的行头了。


林语堂曾说:“诗歌是中国人的宗教”。诗意的追求,是流淌在中国人血脉里的东西。唐诗宋词元曲,从美学角度,也可以与欧洲文艺复兴的艺术大成相比肩。先生的诗词里,有对名山、大川、寺庙、园林、字画的题咏,有对梅、兰、竹、菊的吟唱,有对苏小小、枊如是的颂扬,有对叶嘉莹“但使澄波洗尘俗,还邀朗月照人真”的钦敬,也有对赛珍珠“摛笔农人耕大地,维舟学士赖长江”的赞美。


美国现代派名家艾略特名诗《荒原》有“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,荒原上长着丁香”,先生以几近“戏谑”的笔法,以《解佩令》的词牌填就一曲《赋得艾略持“荒原”句》,其中有“惟有丁香,尚开颜、关情轻诉,不徒生、雨来愁绪。”,读来有“肉夹膜”并“汉堡”的感觉,这样的怪味让人回味无穷,越嚼越有滋味,历久弥香。


微信图片_20220728215540.jpg

先生是张家港塘市人,塘市集镇建于明代洪武年间。清代和民国时期,塘市集镇成为锡澄虞地区重要的大米和布匹的集散地,教育与文化也得到长足发展,还是著名篆刻家赵古泥和著名古琴家吴景略故里。古人云:“人情同与怀土兮,岂穷达而异心。”先生生于斯、长于斯,斯言斯志亦证于斯时斯地。《研芳》篇《辛丑回顾之一》有“殷勤莫叹当身老,尚待躬耕在故畴”的真情流露。东渡印社李斌先生传承弘扬篆刻文化,先生题句“秋邀枊叶谋疏密,春藉桃花分白红”,被赞为神来之笔。


为传承虞山琴派,塘市小学成立景略琴社,孙海滨先生亲自执教。先生欣题“良宵引得好春菲,缦叟遗音今又归”。为传承虞山诗派,先生一边创作实践,一边培养新人。2013年以来,在沧江市民大讲堂、梁丰高级中学等,开展讲座50多场次,参加人员1000余人,不遗余力地推广传统诗词文化。


2021年亲自参加虞山诗派全国诗赛,以次杜甫《秋兴八首》韵作品入围并拔得头筹,受到国内诗词大家熊盛元、于文政和王蛰堪先生的好评,于文政先生有《奉贺月明先生虞山诗夺魁》“眉间岳气潜通后,高隐江东老邺侯”句赞誉。


微信图片_20220728215546.jpg

2013年,张家港成立今虞诗社,先生于花甲之年出任诗社顾问,从此鞍前马后,孜孜不倦。2018年,明社成立,先生亲任社长,授课亲力亲为,寻访不辞远道。与南京金陵、扬州平山、镇江多景、长沙碧湖、南昌江右、北京房山、济南秋柳、盐城盐都等诗社均有佳篇酬和。从今虞,再到明社,个中曲折,是非莫辨。先生那首《七律贺明社成立》中“时逢三合众心同,策马长驱一路通”“胸中雅量崇苏子,笔下高情慕谢公”句,可以明志、可以释怀。


盛世修志,鉴昔知今。2019年,为编纂《河北村志》,两年之内,先生辗转省内外多地,走访贤人、后人,再朝夕相续,爬梳文字,“三年费斟酌,百事苦追寻”(《戊戌年感事之二 编写村志》)。退养之人,百般清苦,却执着于此,不可谓不怪。


先生矢志和襟怀耽于乡土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、一村一舍、一水一桥、一山一馆、一园一寺、一企一司,所见所到,所闻所思,皆可入诗。有《念奴娇·常阴沙记》 《高阳台·平山诸子游沙洲记》《沁园春·金帆电源》《黄泗浦怀古》《醉吟商·沙洲古琴社成立》《河阳四绝》《镜湖二首》《树· 父亲节感怀》《杨舍焦家老宅》《咏鹿苑奚浦》等为证。


先生亦陶醉于烟酒,吸烟可以不用火机——“头尾接龙”,饮酒却是不胜杯酌,然而又是无酒不欢,醉后尝有“箸夹烟霞应不舍,杯含日月正相宜”句。酒酣微醺之时,免不得雅趣盎然,或吟咏,或连句,或行令,或来一曲蒋调评弹“窈窕风流杜十娘,自怜生落在平康”,但一定是分韵作业收尾。《戊戌夏酬谢南京来均兄》中“春风揉合金陵酒,夏雨裁分吴会歌”句有记。




先生的作品,大致属于西昆体范畴,艺术上大多师法晚唐诗人李商隐(字义山)。林妹妹说不爱李义山的诗,却只喜欢他的那名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。先生在《青萼集》里有意无意地夹带了一些私情小意的东西,也许正因为西昆体的含蓄绵密、意旨微茫、情境深邃的特点,让人感觉似乎熟悉,却又莫辨其真,大有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”的感觉。


个中原委,可以在《读史感怀·咏李义山》“生涯若容易,怎以写《无题》”句中管窥一斑。也许,那一斑便是《赋得同寄春风二月时》“花开莫忘寄双朵,为有当年共一枝”里的“青青子衿”,以及《不见不散》“何当共酌金尊满,不肯匆匆折枊枝”里的“悠悠我心”。




2009年初,我拜先生为师习学诗文,但忙于公务,脱不得繁琐,终无进益。年少懵懂、青春莽撞、成长艰辛……在每段人生旅程里,无非都在找寻轨迹,似乎以此来诠释个体存在的价值,如今我已到了“中年听雨客舟中”的年纪,但并不妨襟怀与笔墨,诗心与日月。


我是在先生引荐下加入香樟联盟的。作为文化产业平台,香樟有一种神奇的包容和催化力量,让种子破土发芽,让花草吐露芬芳,让鸟儿振翅飞翔。2019年10月,香樟联盟成立五周年成立庆典,很多会员都写了一段与香樟联盟一路同行的心得感言,题材各异,数百篇之多。其中,先生一篇七言格律诗《香樟五载有记》非常出挑。


“五彩文章五载成,今宵仪凤送清声。地随甘露根株壮,天赐好风枝叶横。已捧花香令我在,还赊月色为君呈。此时群羽应同庆,大树齐家百乐生。”尽管为应景而作,但“仪凤清声,群羽同庆,大树齐家”,读来有“百鸟朝凤”的画面感,很好地诠释了“香樟树下,一路同行”的初心与愿景。




多年来,我一直称呼先生“师父”而非“师傅”。师傅和师父称谓适用解释很多,但我本心还是喜欢以“师父”称呼先生,这也许是源于我自己的一段情结,先生知我,都写在《满庭芳·赠弘二》里了。

心理学里有这样的说法,越是你熟悉的人,却越是你不能了解的。写了那么多,感觉什么又没有说。偶然翻看诗友子瑜的词《贺新郎·贺李振华先生古稀之庆》,录于此,感觉应该是神似了:


何似佳人俏?

看先生、红霞满面,酒馀一笑。

人道魏征饶妩媚,真个今番信了。

况鬓底、青青正好。

想见吴中佳子弟,报春恩曾入三山岛。

求献得,还丹妙。


芳容未老文章老。

问闲时、清辞丽句,新来多少?

陆海潘江倾洒处,读着书香酽饱。

浑弃却、名忧利恼。

更看苍苍酬有道,赐天伦稳做家中宝。

爱不足,童孙小。


头条号
弘二
介绍
推荐头条